哥日之战――开场不到三分钟,哥伦比亚后防核心桑切斯禁区内手球,被判本届世界杯首张红牌,也是世界杯历史上第二“快”的“闪电红牌”。日本队带着先进一球和场上多一人的优势掌控场面局势,哥伦比亚虽上半场扳回一球,但下半场第73分钟,大迫勇也头球攻门为日本队再度反超比分,最终2:1击败此前从未战胜过的老对手。

至此,本届杯赛自6月14日开战至今,64场比赛全部结束。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中写道:“精彩的决赛!法国成为世界杯冠军。俄罗斯则举办了最好的一届世界杯!”

赛后,马克龙通过自己的社交网站只发了一个词“MERCI(谢谢)”,并特地转给法国国家队的账号,表达此刻难以平复的喜悦之情。克罗地亚国家队官方账号透露,马克龙还去更衣室看望了该国队员,祝贺他们在决赛中的出色表现。

纵观本届世界杯赛,姆巴佩一共打入4个进球。他的速度、冲击力给全世界球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在1/8对阵阿根廷的比赛中,姆巴佩打入2粒进球,还成为1958年世界杯上贝利在决赛中梅开二度后,第一位在世界杯上单场比赛中梅开二度的20岁以下球员。

中新网北京7月16日电(邢翀)在世界杯赛场上,以弱胜强堪称冷门赛事。然而,冷门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。

传控足球的悲剧击鼓传花般在本届世界杯上扩展。另外一支世界冠军西班牙队在本届比赛中也磕磕绊绊,首战被葡萄牙队3比3逼平,对阵伊朗在控球时间占到70%的优势下仅以1球小胜伊朗,末战对阵摩洛哥,同样得势不得分的西班牙队凭借着补时阶段的进球才艰难逼平对手,幸运地进入下半区。不过在首轮淘汰赛,他们遭遇了东道主俄罗斯,两队打满120分钟的加时比赛战成1比1,反客为主的西班牙队全场25脚射门,控球时间高达75%,传球更是达到创纪录的1137脚,但是这并不能帮助他们逃过点球大战。本届世界杯预选赛和小组赛的巨人杀手瑞典队,祭出的铁桶阵同样是传控足球的克星,连续淘汰了荷兰、意大利和德国等,最终止步也是被英格兰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用定位球偷袭和防守反击淘汰。

在八分之一决赛上,经过常规时间内乌龙+点球的戏剧性平局、加时赛和点球大战的生死较量,夺冠热门西班牙队倒在了东道主曾将“最差揭幕战”踢成经典的卢日尼基体育场,将对手送入八强。

莫德里奇脸上的平静,更是像是克罗地亚人在本届世界杯上留下的烙印。平静中带着坚毅,带着信念。同样的表情,曾出现在屡屡扑出点球的苏巴西奇脸上,也曾出现在两度一锤定音的拉基蒂奇脸上。他们虽然输掉了比赛,却同样不失为赢家,他们为自己的国家赢得了赞歌,为足球这项运动书写了一页美丽的史诗。(完)

法国队这种团队的精神,让他们一直杀入决赛。但是仅靠防守是不足以赢得世界杯的,正如20年前一样,法国队在关键场次总会有运气加持。决赛的上半场,他们仅1脚射门,还是一个点球,结果却依靠对方的乌龙球和本方罚入的点球以2比1领先。那个点球也是比赛的转折点,下半场,连续打了三场加时赛,体能和心理遭受考验,又缺乏大赛决战经验的克罗地亚队开始出现失误,门将也犯下低级失误,被法国队连入两球,提前杀死了比赛的悬念。

赢得世界杯冠军代表着狂欢,今晚还能睡得着吗?格列兹曼表示,“希望今晚能睡着。但这取决于我女儿。”在足球的赛场之外,格列兹曼还是一个好爸爸。再次恭喜法国队!2022年卡塔尔再见!

德瑞之战――首战0:1不敌墨西哥,日耳曼战车的卫冕之旅一上来就遭遇滑铁卢,若次局再告负则将提前出局,固与瑞典一战堪称德国队的“生死劫”。第33分钟,瑞典率先破门,将德国朝出局边缘推了一把,所幸罗伊斯下半场用膝盖推射破门扳平比分,为球队增添了希望。81分钟,德国中场博阿滕铲倒对手导致两黄变一红被罚下场,场上少一人的德国队举步维艰。伤停补时最后一分钟,克罗斯任意球轰出世界波直接破门,绝杀瑞典,德国队在濒死之际完成自我救赎,挺进末轮小组赛。

在半决赛中比利时队以0:1不敌法国队无缘决赛后,库尔图瓦曾出言炮轰法国队的踢法“反足球”,此举为他引来了极大争议。随后库尔图瓦解释称,并不想表达法国队踢得不好,也并不觉得球队比法国队差。其中的失望情绪溢于言表。

中新网北京7月16日电(记者宋方灿)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15日曲终人散。国际足联官方也随即公布了最终的技术统计。法国队虽然夺取冠军,但在各项核心数据中都不起眼,反倒是收获了2个乌龙球和3个点球显示出良好的运气。获得亚军的克罗地亚和摘得季军的比利时队发挥出色,在总进球数等多项数据中高居榜首。

其中,荣获本届世界杯最佳新秀的姆巴佩成为自1958年贝利之后,又一个在决赛中取得进球的20岁以下球员,对阵阿根廷的淘汰赛,他独中两元还成功造点,闪电般的速度成为防守队员的梦魇。19岁的年龄在首次世界杯中就打入4球,姆巴佩已经让人们看到接班的潜力。

媒体中心的电视屏幕一遍遍回放着决赛中法国队进球的瞬间,记者们纷纷站起拥抱,开始告别。这时,坐在对面自带着硕大电脑的玻利维亚记者歪着头嘟囔着:“结束了,该回家了。”这时,我想起俄国诗人叶赛宁的那句:再见,我的朋友们,不必话别,无需握手。(完)